圓夢文學 > 科幻小說 > 邪王在上:廢柴大小姐 > 第240章 不如讓你嘗嘗更銷魂的滋味

第240章 不如讓你嘗嘗更銷魂的滋味

    第240章 不如讓你嘗嘗更**的滋味

    穆筱筱是專門練手上功夫的,福海那小動作哪里逃得過她的眼睛?只恨恨的罵了一句:“老閹狗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福海一點都沒有生氣,只是輕哼了一聲,手便伸向穆筱筱的腰帶,同時,隱在袖子里的針向她的腰猛扎下去!

    “啊!啊!”一聲聲尖銳的痛叫聲響徹牢房,比殺豬還刺耳。

    牢房里的獄友們都露出憐憫的表情,“看樣子,晚上的酒肉是沒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個身嬌肉貴的王妃,不知能不能熬過那些酷刑?”

    “不死也得丟半條命!”

    “唉!可惜了那好臉蛋兒了!”

    那絡腮胡子囚犯,云淡風云的啃著雞骨頭,這聲音一點都不像是那小狐貍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!滋味不錯吧?說吧這是什么?誰讓你來殺我的?”穆筱筱捏著福海的手腕,那銀針就捏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季良淵一點也沒震驚眼前的一幕,好整以暇的看好戲,那樣子就像沒他什么事兒似的。

    穆筱筱將毒針拿過來,把福海的手敷在身后,痞里痞氣的道:“要不要嘗嘗你自己毒針的滋味?”

    福海眸底懼色一閃而逝,隨即露出決絕的神情,閉上眼睛等死。

    “這是寧死也要死扛了?”穆筱筱壞笑,“這么死了太虧了,不如讓你嘗嘗更**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季良淵神色詫異,一副求知欲很強的樣子,很想知道如何讓一個太監**。

    只見穆筱筱押著他到了刑具架子前,將銀針放下,拿起上面帶著干涸血跡的繡花針,很好心的解釋道:“將這小小的繡花針插入你這指甲下,你肯定叫的更加**。若是再用力一挑,還能剝下一枚完整的指甲呢!怎么樣,不錯吧?”

    福海緊閉著眼睛,身子顫了顫,但還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樣子他招了,所受的罪會比被扎指甲更殘酷。

    “你真牛,我佩服!”穆筱筱說著一手攥緊了福海的食指,一手便將那繡花針向那指甲處狠狠的捅去!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一聲聲如來自地獄的慘叫聲不絕于耳,讓牢房的人都瑟縮了身子,目露惶恐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伴隨著這一聲大喝,刑房的門被踹開。

    鄭凌旭帶著藍景瑞闖了進來,看到穆筱筱和福海蹲在地上,神情焦灼:“筱筱!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恪王嬸!你沒事吧?”藍景瑞一臉的焦急關切。

    福海疼的渾身發抖,滿頭冷汗,見到藍景瑞卻是眼睛一亮,露出一抹希望之色。

    穆筱筱將他的神情盡收眼底,心沉了下去,笑呵呵的道:“我沒事,有事的是他!”

    季良淵起身給藍景瑞跪地行禮:“卑職見過皇子!”

    福海哭著磕頭道:“皇子救救老奴啊,老奴是皇上派來協助查案的啊!”

    季良淵詫異道:“你不是說皇上派你來搜王妃的身嗎?”

    雖說這皇子在宮一向不得寵,那也占著皇子的身份,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大理寺卿便可以肆意得罪的!

    況且,現在德妃一死,宮里恐怕又要重新洗牌了,誰知道麗妃會不會再升一步呢?

    藍景瑞沒有看跪在地上的季良淵,而是小大人似的背負雙手,關心的上上下下將穆筱筱打量了一遍,確定她無事,才對季良淵冷聲道:“季大人,好英明啊!沒有見到父皇的手諭也沒有見到證物,就信了這老刁奴假傳圣旨!”

    季良淵驚愕,忙磕頭:“卑職疏忽,皇子贖罪!”

    福海面如死灰,磕頭道:“確實是皇上讓老奴協助調查德妃娘娘遇刺一案的呀!”

    鄭凌旭溫潤道:“福海公公一開始說是皇上派你來搜王妃的身,后來又說皇上是派你來協助查案,現在又說皇上只是讓你協助調查?”

    穆筱筱可沒他這么溫柔,抬腳就踹向福海,“你這木有勾勾的老閹狗!在琉璃宮你就拼命的把殺人的帽子扣到老娘身上!找死!找死!”

    邊說邊踹,福海一個養尊處優的公公毫無反擊之力,生生的被踹的吐了血。

    藍景瑞畢竟是小孩子,驚的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道:“恪王嬸,你你你,是不是太……彪悍了些?”

    鄭凌旭定力比較強,一手握拳,輕咳了兩聲,對穆筱筱的彪悍視而不見,垂眸對季良淵道:“在下奉祖父之命前來探望恪王妃,恪王妃是在下的表妹,聽聞她出事,祖父病榻之上甚是擔憂。”

    季良淵面色一凜,這是定國公要承認恪王妃了?不是很多年前定國公就與錦陽公主斷絕父女關系了嗎?

    定國公雖然早就卸了軍職,但他戎馬一生,在軍的勢力還在,在民間的影響也不小,皇上都要賣他幾分面子。皇子們也都極力拉攏,只是定國公從不參與奪嫡之爭,都婉言拒絕了而已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定國公表明立場,莫不是要有動作了?

    季良淵心念電轉,暗自思量,忙道:“卑職明白了,卑職也只是稟公辦案,還望鄭大公子和皇子見諒!”

    鄭大公子與皇子走的這么近,莫不是定國公府選擇了皇子?

    福海也是眼珠子骨碌碌亂轉,暗暗的審時度勢。

    藍景瑞見穆筱筱踹累了歇息,這才從震驚緩過神來,輕咳一聲,恢復了少年老成的樣子,繃著臉,一本正經的道:“哦?稟公辦案?季大人,父皇是要求內廷司與大理寺共同調查此案,若是提審,應該有內廷司的人在場的吧?”

    藍景瑞看了看口吐血沫子的福海,道:“他只是在琉璃宮伺候的大太監,既沒有給父皇辦差,更不是季大人的手下!原來大理寺就是如此破案的!看來本皇子應該稟明父皇,讓他好好嘉獎季大人!”

    “誤會!誤會!”福海忙磕頭如搗蒜,“是老奴誤會了皇上的意思呀!”

    鄭凌旭輕咳一聲,藍景瑞愣住,萌萌的眨眨眼睛想了一下,才問穆筱筱道:“恪王嬸,您把事情的經過與本皇子說說,本皇子看看,如何能幫你洗脫嫌疑。”

    ~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新快3和值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