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歷史軍事 > 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> 第493章 觀禮場面

第493章 觀禮場面

    第二日,只當天微明的時候,京城中所有有資格進宮觀禮的人,都早早的起來為進宮做準備,然后出門的時候,就能看到各家貴人的馬車轎子,都是在路上堵著的。

    阿樂今日也專門打扮了的,穿了一身滾著金袍的衣服,這會頭頂用錦布固定著,小臉也是粉雕玉琢的,這一身男孩子打扮,既然十分的襯她。

    阿樂看著顧遠崢,今日是因為興奮的原因,也說話不遮攔,便是想到什么說什么了,一臉的激動,“今皇后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 都說皇后的身份低,那必定是長的好看,不然皇帝為什么一定要她。

    漂亮?

    顧遠崢想了想,將蘇柔兒的臉在腦海中過了一遍,然后也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這普天之下,能像蘇柔兒這般的女子當真是不多,也是經受了這許多磨難才有今日的地位的,雖然是不知情的人說一些不好聽的話,但他們這些知道前因后果的人,當真是一句指摘的話都說不上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位置她當之無愧。”顧遠崢這話一說,就連阿樂都有些微微側目了。

    阿樂腦海中微微凌亂了,小眼睛在顧遠崢身上是看了一眼又一眼,能讓顧遠崢都說出這樣的話,看著這人的確是有些不同凡響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樣一想,阿樂就有些不自在了,盯著自己的鞋面看。

    自己從來到這古代便就一直賴在這右相府,然后是過著吃穿不愁的日子了,自己現在可以因為年齡小的緣故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那以后呢?

    顧遠崢能夠一直喜歡自己,等自己再長大了一些,甚至還沒有到了能出去立足的年齡,顧遠崢就要娶親的,然后這右相府中如果有了女主人,自己哪里能有現在這般的自在。

    阿樂使勁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看來,這自力更生的事情要提前了,不然過著這樣有一日沒一日的生活,那以后當真是沒有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到宮門口了。”門口傳話的人傳進來,阿樂這會是馬上就清醒了,然后跟著顧遠崢去下車,這會心中還是有些小激動。

    皇宮啊……

    阿樂雖然是見過故宮的,但是那個是這么多年唯一見過的一個的了,這會能見過一個不一樣的,野生的皇宮心中哪里能不激動的。

    但是激動歸激動,阿樂也是知道顧遠崢這會的身份,自己可是不能給他丟臉的,所以就連出馬車的動作都慢了幾分,盡量讓自己優雅一些。

    情理之中,阿樂跟著顧遠崢一出來,便是立馬有無數的神色吸引過來了。

    顧遠崢這平白無故的失蹤了好幾日,除了皇帝便是沒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,而且他的性子也是京城中人都知道的,出名的狂妄。

    其實也說不上狂妄,從來他都是不平不淡的說話,但是他人往那一放,就讓人覺得高人一等,所以給旁人這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然后今天突然出現,是在情理之中的,但是身后還跟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公子,這就叫人看著更加多了幾分好奇。

    這好奇的心思在

    顧遠崢與阿樂進宮之后便就沒有了。

    畢竟今日最為重要的事情是嘲諷皇后,眾人也是知道主次的。

    等著進了皇宮,阿樂就算是再讓自己放松一些,心中都有那種莫名其妙的緊張,然后再看著那些來來往往,卑躬屈膝的宮女太監,阿樂只覺得出了一腦門汗。

    之前在外頭,就算是在右相府中,阿樂都是沒有感受到什么規矩制度的,但是在這會雖然顧遠崢是一句話都沒有說,但卻是叫人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,那種難受的感覺,的確是叫人心中微微的一頓。

    “冊封大典開始的時候你是沒有機會看見的,但是等宮宴開始之后,你便是可以出來走動的。”顧遠崢將這話說完,然后就將阿樂給了一個陌生的太監,然后自己就直直的往前走了,將阿樂一個人丟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阿樂是聽明白這字面上的意思的,但是這突然不能跟著顧遠崢,然后被一個臉生的太監領著,阿樂也是有些微微的迷惘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,這邊請。”被顧遠崢隨便點的一個太監,這會也是一點都不含糊,領著阿樂往一旁走,不管如何今日的貴人著實多的,總歸是不能將人放在這外邊沖撞了彼此,所以還是有專門供貴人休息的地方的。

    阿樂這會看著這偌大森嚴的皇宮,這會都有些手腳無措了,自然是不知道應該去哪,只能跟著太監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是彎彎繞繞的走了一路,然后阿樂被請進了一個房間之后,然后這太監就退出去了,而房間中還有兩個小宮女,似乎是本來就放在這里伺候人的,這會也是恭恭敬敬給阿樂添茶倒水。

    阿樂再怎么神經大條,這會都有些局促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這兩個宮女在自己面前,阿樂做著實是覺得擺一擺手都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阿樂輕輕的咳了一嗓子,然后才是繼續開口,“今日宮中貴人多,我這里用不上,你們忙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完阿樂還回想了一遍,也是十分客氣的,而且沒有挑出來一點的毛病,她們也應該是聽懂的。

    阿樂這話一出,這兩個宮女對視了一眼,然后看著彼此,也是心領神會,然后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等著這兩人出去,阿樂當真是長出了一口氣,這才是敢抬頭將在這個房間細細的打量了一遍,這些布置擺設倒是奢華。

    對比起來右相府,阿樂就是要吐槽一下了。

    顧遠崢外頭看著是風光,但是這府內的擺置,實在是清貧的不行,簡單都不能再簡單了,也不知道顧遠崢當了這右相是圖了個什么。

    阿樂心里嘀咕了這一兩句,然后便是不說旁的了,只是微微的起身將門推開,外邊倒是沒有守門的人,看來到這里也是不會限制人身自由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前邊的事情要多久……

    阿樂想著在這里也是沒意思,什么都看不到不說,還有些不知所謂,若是只為了在這屋子中耗著,她又是何苦眼巴巴的求著顧遠崢來這里,實在是有些不劃算的。

    阿樂想到這,心一橫,然后就拉開門出去了。

    這邊有很多院子,也是有很多進進出出的宮女太監,但是這會卻是沒有人關注阿樂。

    一來是阿樂也著實沒有什么身份,眾人也都沒有見過,這會也不會稱呼,也沒必要上來問一句,今日這皇宮中的宮女太監,這事情可是一件比一件多,哪里能給自己再多找一些活。

    再說阿樂這會穿著打扮也是有些貴氣的,自然是沒有人敢上來說的。

    阿樂又是走了幾步,見一個人都沒有管自己,這會心中都喜滋滋的,忙忙的往這個院子外邊走一走,然后入眼的是更多宮女太監了。

    這會每人手中都是有東西的,要不是用紅布遮蓋住的,就是露出金燦燦的一角,看的阿樂都有些眼花繚亂了。

    阿樂也不搗亂,反正是看可以看,但是一定是要躲的遠遠的,不然自己撞到了人,但凡是碰到了一件,自己這條命怕就是要折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漫無目的走著,然后跟著一隊太監轉了一圈,阿樂就到了一處宮殿,上面也是沒有寫什么,只是牌匾上有‘長樂宮’三個字。

    來往的宮女太監是最多的,一眼看過去也是金碧輝煌。

    阿樂看了幾眼,然后趁著門口的宮女不注意,然后就偷溜進去了,進去隨便瞅瞅,然后將自己小身子躲在樹后,然后往地上一頓,就看著這來往的人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大殿之上,冊封的儀式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皇后是天下人的皇后,自然是不能像新媳婦一樣,藏著掩著誰也不能給見,而是要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文武百官面前,接受眾人的朝拜,告了神廟,這才是是真正的皇后了。

    大殿之前,乃至在大殿往外,這會齊齊的站了許多文武百官,鋪了長長的一條路,這會都身穿官袍,然后微微低著頭,似乎是在等著什么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,因為這會是深冬的原因,這冷風呼嘯而過,在這皇宮內都有一些微微的撼動人心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!”

    “皇后到!”

    兩聲尖細的聲音傳出來,在這大殿之上延綿不絕,只等著每一個都聽清楚了,這聲音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大殿之外,蘇柔兒在蕭寒身側,兩個人都是一身明黃色的冠服,蘇柔兒臉上也沒有之前的怯弱,這會取而代之的是濃妝之下的威嚴,與蕭寒比肩而站,氣勢也是絲毫都沒有弱。

    蕭寒微微偏頭看了一眼蘇柔兒,看著一身皇后冠服的蘇柔兒,牽著蘇柔兒的手也是微微用了些力氣,眼中除了那帝王的威嚴,更是多了幾分平日難以看見的威嚴。

    蘇柔兒沒有膽怯,而是迎面對上蕭寒的眼睛,嘴邊微微的扯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剛才還有一些微微亂的心,這會在蕭寒的注視下,算是真正的心安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她便是一丁點的擔憂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,面對的是所有文武百官,還要一步一步的從他們面前走過去,接受他們的跪拜與折服,然后與蕭寒一齊登上那最榮耀的位置,這在腦海中雖然演練過無數遍,但都微微心顫的畫面,卻是在這會心頓時間平靜了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新快3和值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