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企鵝相簿九

    汽車在狹小的道路上行駛著。

    卻依然很平穩。

    德克薩斯的駕駛技術,在整個企鵝物流是最好的,算得上是真正的老司機。

    和某個喜歡蘋果派和物理超度的薩科塔不同,德克薩斯精通一個信使應該掌握的所有技巧。

    “還能再快點嗎?”

    烏薩斯男人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道路太狹窄。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淡淡的反駁。

    和每一座發達的城市一樣,龍門的內部,雖然很繁華,但是它的外環,卻并不怎么樣。

    隨著一層一層向外拓展,經濟也是逐漸的衰微。

    “嘿,老頭!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坐在后面,忽然舉起了手里的長劍,指著烏薩斯男人的腦袋,“如果你是薩科塔,也許你就能飛過去了。聽說人死了以后會變成天使,要不要我幫你試試”

    烏薩斯男人看著抵在鼻子上的銳利劍刃,臉色陡然一變。

    “拉普蘭德!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輕輕的踩下了剎車,“你答應我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亂拔劍。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邪肆的一笑,靠在德克薩斯的肩上,“德克薩斯,你身上的味道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感染者地下組織。

    由各式各樣感染者組成,為了利益,懷揣著各種不同的目的。

    因為見不得光的關系,所以大多數感染者組織都是地下組織。

    像羅德島這樣正規注冊的,遍布感染者的正規公司,太少太少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...這家伙是一個商人?”

    再一次拔劍,毫不猶豫的砍傷一個沖上來的蠢貨,拉普蘭德皺眉望著躲在車里的烏薩斯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德克薩斯,會有那么多感染者,想要殺掉一個普通的商人嗎?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收起了長劍,“我建議把他丟下,訂單就算做失敗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企鵝物流的準時率高達99%,貨物損毀率不到0.1%。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補充了一句,“人也算貨物。”

    “哈...那至少能讓我殺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被警衛局找麻煩。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擦了擦劍刃,坐回到了車上,“好了,烏薩斯先生,我們想知道,這些襲擊你的人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可能...是某個不知名的感染者組織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名?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笑了,“兩波人,加起來超過10個,你的草藥還挺值錢,我現在就挺想殺了你搶劫。”

    “啊!企鵝物流不是正規的...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企鵝物流的!德克薩斯,你那個朋友,那個薩科塔怎么說來的...對!物理超度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拉普蘭德。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差點笑了,幽幽然的表情瞪了拉普蘭德一眼,直看的后者把劍都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龍門外環。

    “看地圖,你說的倉庫,大概就在這附近。”

    德克薩斯拿出導航儀看了一眼,然后抬起頭,“真多...這里怎么有那么多感染者。”

    沒多久的功夫,她們就見到了至少二十個感染者。

    雖然一般城市的外環,或者貧民窟分城,會有比較多的感染者。

    最讓德克薩斯起疑的是,有部分感染者,還是拿著武器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烏薩斯男人搓了搓手,就要往前跑,被德克薩斯一把抓住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死的話,就繼續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冷冷的說道,同時看了一眼德克薩斯。

    即使在努力的撇開過去,很多東西卻是撇不掉,比如那高度敏感的神經,以及對危險的預判。

    “德克薩斯。”

    你真是一個天生的殺手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巨大的爆破聲,同時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誰!”

    前方倉庫周圍,一片混亂的嘈雜聲,“爆炸?是警衛局嗎?”

    一個烏薩斯壯漢重重的咳了兩聲,撥開了灰塵,從倉庫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...這附近感染者的領袖嗎?”

    清雅的聲音,一個穿著淺白色長裙的白發少女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冷漠的眼神,犀利的幾乎能把人剖開。

    帶著幾圈褶皺的長裙,裹著細細的蕾絲邊,這樣優雅的裝束,卻在腰間別著一把長劍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拉普蘭德微微的稱贊了一下,扭頭看了一眼身側的德克薩斯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那個烏薩斯壯漢疑惑的看著面前的少女,注意到她腰間的長劍以后,悄悄的戴上了護指。

    比起刀劍,很多烏薩斯人更喜歡用拳指戰斗。

    那樣靈活輕便的武器,更能配合烏薩斯人超越其他種族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叫塔露拉。”

    白發少女欠身,自我介紹了一下,“整合運動的首領。”

    “整合運動?沒聽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全世界最大的感染者組織。”

    塔露拉淡淡的說道,“現在,我邀請你們,也加入整合運動。”

    “嗤...”

    壯漢看著這個柔弱的少女,嗤之以鼻,微微舔了舔干澀的唇角,“怎么加入,用你的身體取悅我的話,我還可以考慮一下,哈哈...”

    “我再說一遍,加入整合運動。”

    塔露拉的手指,輕輕的握在了劍柄上。

    “我還以為是警衛局,沒想到只是一個不自量力的感染者組織。滾吧!這是我們‘天命’的地盤!”

    壯漢揚起了頭,脖頸上深黑色的結晶在陽光下閃爍著黑光。

    這個看起來柔弱的白發少女,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長的確實很漂亮,腰間的長劍,說是武器,也許更像是一件裝飾品。

    壯漢的心里癢癢的,看著面前冰冷的塔露拉,已經能想到晚上把她按在身下,看著她冰冷的眸子里流出眼淚,該是一種什么樣獨特的感覺...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塔露拉輕輕搖頭,然后拔出了長劍,“愚昧的人,也沒必要活著...無論是普通人,亦或是感染者。”

    “哈...”

    壯漢幾乎要笑出聲。

    他微微的彎下身子,瞇了瞇眼睛看著不遠處的少女。

    這是他準備攻擊的動作,下一秒他就會沖上去,把這個無知的少女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腳尖用力踏在地上,身上的源石結晶仿佛反光一般,閃爍著晶亮的色澤。

    使用源石技藝,引導體內的源石能量,在短時間內讓自己的速度提高到一個臨界點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白發的少女握著長劍,輕輕的劃動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氣溫度開始急劇上升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新快3和值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