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其他類型 > 侯門嫡女之一品夫人 > 第354章 陸貴嬪的陷害 自證清白(二更)

第354章 陸貴嬪的陷害 自證清白(二更)

    孝康帝龍目微沉地盯著牛才人所在的房間,就連雙也不禁在明黃色的寬大繡袍內緊握成拳。可見,他此時的心情可以說是十分不妙。

    平雪蓉在一旁也是膽戰心驚的,她真的擔心因為牛才人流產的事,導致孝康帝遷怒顧明卿。

    平雪蓉覺得再也沒有比顧明卿更冤枉的人了,她明明什么也沒有做,卻被牽累至此!

    這會兒平雪蓉是無比地希望時光可以倒流,要是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她就是死也不會讓顧明卿進宮的。

    顧明卿的心態反而是最好的一個了,牛才人的龍胎不保,這事情很可能算到她的頭上。按理顧明卿應該是最緊張的一個。

    可是偏生的,顧明卿這會兒卻一點也不緊張了。

    事情都這樣了,再緊張也沒用了,顧明卿反而開始思索起如今的狀況。

    顧明卿是從事情一開始想的,從她進宮起,一直到牛才人見紅。

    顧明卿隱隱發現了一條線,似乎只要順著那條線繼續想下去,她就能找到答案。正當顧明卿找到一點線索,甚至是源頭,這時陸貴嬪還有李太醫卻匆匆出來,同時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哭嚎。

    “皇上,牛才人去了,她肚子里的龍種也沒有保住啊!”

    顧明卿猛地睜大眼睛,牛才人的龍種沒了,她其實已經預料到了。就牛才人當時流血的情況,也能猜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顧明卿萬萬沒想到,牛才人居然連命也沒了!這真是出乎顧明卿的意料之外了。

    在短暫的驚訝后,顧明卿第一個看向的人就是陸貴嬪。因為陸貴嬪來得太巧了,她怎么會這樣恰到好處地闖進來,等她進了牛才人的房間后,牛才人腹的龍種沒了。不止如此,牛才人連命都沒能保住!

    顧明卿發現這就是為她做的一個局,做的可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而這做局之人是誰呢?顧明卿的目光不禁投向了正傷心不已的陸貴嬪。

    陸貴嬪恨她,顧明卿對此是一點也不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陸貴嬪想報復她,顧明卿對此也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那么,這一切都是陸貴嬪做的嗎?

    顧明卿的心里無端升起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陸貴嬪不知道顧明卿已經懷疑上她了,就是知道,她也不會在意。

    陸貴嬪為了今天,或者說是為了這一刻,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,所有的一切,每一步,她都是考慮到了,她不信就這樣還不能弄死顧明卿!

    今天,顧明卿是注定要栽到這皇宮了!

    一想到這一點,陸貴嬪高興地簡直想放聲尖叫。

    可是陸貴嬪的臉上卻是傷心不已,是為了牛才人的死,“皇上,牛才人一直住在永和宮,跟臣妾的妹妹也沒什么兩樣。只是沒想到牛才人來了一趟瑩嬪這里,居然就沒了孩子,就連她自己也——臣妾真是——嗚嗚——”

    陸貴嬪說著,再次忍不住嚶嚶哭泣,顯然是傷心絕望極了。

    李太爺這時也開口,“啟稟皇上,牛才人之所以流產,是因為一直接觸活血,能致人流產的藥物。”

    李太醫的話剛落,錢嬤嬤的聲音就響了起來,“哎呀!這里有一個荷包!”

    錢嬤嬤蹲下身,將在地上的荷包撿起來,然后打開一聞,臉色頓時大變,“天啊!這荷包里的東西竟然是麝香!皇上,這里剛剛是唐夫人坐的地方啊!除了唐夫人以外,就沒其他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給本宮住口!”平雪蓉忍無可忍地怒了,“你個賤奴,你是想胡說八道些什么東西?你是不是想說你的麝香是唐夫人帶進宮來的?唐夫人帶麝香進宮做什么?她今天來是為了見本宮,難道唐夫人是要害本宮肚子里的孩子嗎?”

    顧明卿見平雪蓉的情緒激動,于是柔聲道,“娘娘,您別激動,您得小心自己腹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平雪蓉緊緊拉著顧明卿的,眼底不禁涌上了淚水,嘴唇翕動,“是——是——是我對不起你。要不是我,你就不會進宮了,也不會出這么多事情了。這都怪我啊!”

    顧明卿對這趟進宮,心里也是不舒服的,但是不至于怪上平雪蓉。

    平雪蓉接著對孝康帝道,“皇上,臣妾敢拿自己的性命擔保,唐夫人不會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陸貴嬪小聲道,“唐夫人想害的怕不是瑩嬪你,而是已經死去的牛才人吧。”

    孝康帝好不容易緩和一點的臉色再次變得冰冷。

    平雪蓉咬牙切齒道,“唐夫人怎么可能去害牛才人!唐夫人壓根兒就不認識牛才人,她們之間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牽扯。謀害龍胎是什么罪名,不需要我多說吧!唐夫人難道是傻子,還是腦子發昏,非要去害牛才人!”

    平雪蓉越說越生氣,“雖說牛才人死了,人死為大。臣妾不該再牛才人死后再說她什么壞話。可是有些話,臣妾是真的不吐不快!”

    孝康帝沉沉吐出一口濁氣,“你有什么想說的就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今日真的沒想讓牛才人進來的,是錢嬤嬤——”

    平雪蓉說著,終于發現哪里不對頭了,懷疑的眼神投向錢嬤嬤了,“就是你個老奴自作主張帶錢嬤嬤進來。對了,還有怎么就是你發現了地上裝著麝香的荷包?”

    錢嬤嬤當即跪下喊冤枉,“皇上明察啊!老奴是想著牛才人的肚子大了,擔心她腹的龍種出什么問題,這才將牛才人帶進殿內。老奴是一片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胡說八道!好心?我看你是一片歹心吧!你不害死本宮,不害死唐夫人,你就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顧明卿這時也開口了,“啟稟皇上,錢嬤嬤那裝著麝香的荷包絕對不是臣婦的。那個位置的確只有臣婦和牛才人在,不是臣婦的,很有可能是牛才人的。”

    陸貴嬪冷笑,“唐夫人的話未免太好笑了一點吧。哪個要做母親的人會傷害自己的孩子呢?本宮不相信牛才人會這樣的傻。所以唐夫人的話,本宮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這裝著麝香的荷包到底是不是牛才人帶進來的,臣婦不知道。如果牛才人還活著的話,這倒是能查個水落石出。不過人已經死了,多說無益了。

    不過除了臣婦還有牛才人外,其實還有一個人有很大的嫌疑。那就是錢嬤嬤。有沒有可能是錢嬤嬤趁著所有人不注意榮,故意將裝著麝香的荷包放到地上,那也不一定。不過我覺得這可能性很小。”

    孝康帝冷聲道,“哦?那你覺得什么可能性大一點?”孝康帝心里也是不怎么相信顧明卿害了牛才人的,只是不能不說一句顧明卿的嫌疑最大而已。

    要是顧明卿不能洗清身上的嫌疑,那她就——

    孝康帝想著,眼底的冷色愈發濃了。

    顧明卿不卑不亢道,“皇上可以先假設一下,如果那裝著麝香的荷包是在臣婦的身上。臣婦跟瑩嬪娘娘呆的時間更長。就算那一點麝香的量不足以令瑩嬪娘娘出事,但是瑩嬪娘娘總會有不舒服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平雪蓉一愣,忙道,“我沒哪兒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不用平雪蓉說了,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平雪蓉沒哪兒有問題,也就是因為替顧明卿擔心,所以情緒太激動了一點。

    “太醫既然說牛才人是因為接觸了活血能致人落胎的藥物才流產,那么牛才人肯定是接觸過了。所以我更傾向于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的話,顧明卿就沒說了,可是在場的人都聽懂了。

    陸貴嬪猛地低頭,遮住了眼底的洶涌的恨意。

    陸貴嬪真的是太恨了!她將一切都布置好了,就等著將顧明卿置于死地了,為什么顧明卿那么好運,居然能從找出破綻!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陸貴嬪才確定一件事,一件她根本不愿意相信,但是又不能不相信的事。顧明卿的確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物,心思縝密得甚至比她都更勝一籌!

    陸貴嬪自問在這樣的情況下,怕是都做不到顧明卿這樣。

    陸貴嬪想著沉沉吐出一口濁氣,饒是如此,顧明卿身上的嫌疑還是沒有洗清。

    陸貴嬪抬起頭,臉上仍然一片哀傷之色,“皇上,臣妾也是為人母親的。世上哪里有不在意自己的孩子,會傷害自己孩子的惡毒母親呢?”

    顧明卿冷笑,世上傷害孩子的惡毒母親可以說是非常不少。只是顧明卿也覺得奇怪,那牛才人瘋了吧,難道真的只是為了對付她,就連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了?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首先顧明卿和牛才人無冤無仇,兩人幾乎可以說是沒什么交集。牛才人犯不上為了顧明卿連腹的龍種都不顧,那可是她下半輩子最大的指望,和榮華富貴的依靠啊!

    顧明卿的目光幽幽看向陸貴嬪,如果是陸貴嬪的話——那還是很有可能的。可問題又來了,牛才人為什么那么聽陸貴嬪的呢?

    顧明卿猜測應該是牛才人有什么把柄落在陸貴嬪的里了,讓她不能不聽陸貴嬪的。

    不過牛才人唯一沒想到的是,她居然會為此賠上自己的一條命,這可真是——

    顧明卿倒是很想開口,指出陸貴嬪。只是開口了又有什么用?誰會相信呢?

    陸貴嬪只會說顧明卿是惡意誣陷,甚至說顧明卿記恨之前陸家的事情,所以才如此。

    陸貴嬪到底是宮妃,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,顧明卿是不能隨意亂指認。

    顧明卿忽而看向跪在地上的錢嬤嬤,她在其肯定也扮演了比較重要的角色,這人應該是陸貴嬪埋在平雪蓉身邊的人吧。

    要說陸貴嬪的確是有本事,一看她的段就知道是宮斗高啊!一等一的厲害,要不是遇有臨安公主那么個腦子不清楚的女兒,陸貴嬪在后宮想來會十分得意吧。

    顧明卿想著斂了斂眉,眼底平靜一片,現在她不適合開口,一切都得等孝康帝的裁決。

    平雪蓉堅持道,“唐夫人不可能害牛才人的。對此,臣妾同樣敢以自己的性命擔保。皇上,臣妾斗膽說一句,錢嬤嬤這個奴才怕是很不安分,牛才人流產,乃至身亡一事,她在其怕是做了許多。求皇上嚴審錢嬤嬤。”

    錢嬤嬤當即喊冤。

    孝康帝卻有些不耐煩,“把人帶下去,嚴加審問。”

    陸貴嬪眼神一暗,好在錢嬤嬤知道的東西不多,而且錢嬤嬤絕對是不會出賣她的,對此,陸貴嬪十分放心。

    陸貴嬪為了今天做了這么多,她絕對不會就此罷休!

    若是錯過今天的會,那么要再想有這樣的會就難了!這是陸貴嬪萬萬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牛才人死的冤枉,她腹的龍胎也沒得冤枉。畢竟是兩條人命啊,必須得有人為此付出代價才行。”

    陸貴嬪說著,眸光幽幽看向顧明卿。

    顧明卿眼神一冷,陸貴嬪這是非要將她拉下水了?要是可以,陸貴嬪怕是巴不得死賴也要將事情賴到她身上吧。

    平雪蓉忙道,“皇上是明君,正如唐夫人說的。皇上是不會冤枉一個好人,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的。”

    陸貴嬪意有所指道,“難道牛才人和龍胎的死就這樣算了不成?本宮知道瑩嬪和唐夫人的關系好。可是瑩嬪早就進宮了,是皇上的妃嬪,心里還是多念著皇上的好。”

    平雪蓉冷笑,“本宮正是為了皇上著想,所以才會如此說!牛才人和她腹龍胎的死的確是可惜。可皇上要是因此濫殺無辜,豈不是讓牛才人和其龍胎在地下也不能安寧?這是枉造罪孽!求皇上明鑒。”

    “說一千,道一萬。瑩嬪還是在為唐夫人說話啊。”

    平雪蓉來了火氣,在宮里呆的幾個月,她不是白待的,“陸貴嬪這樣死咬著唐夫人不放,想必心里是記恨著唐夫人吧。也是,陸貴嬪可是因為唐夫人吃了大虧呢!就連臨安公主——臣妾失言,求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,平雪蓉很干脆地給孝康帝行禮認錯。

    孝康帝看著眼前的陸貴嬪和平雪蓉吵得厲害,只覺得腦門疼,他的后宮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這樣熱鬧過了。

    如果宮里有皇后,這些事情自然能交給皇后處理。可問題是,皇后逝去幾十年了,宮里如今根本沒有能處理的人。

    孝康帝雖然傷心牛才人肚子里的孩子沒了,當然對牛才人沒了,孝康帝的心里也是有些感傷的,不過不大。

    這就是帝王啊,在他們心里,女人始終是沒有孩子重要的。

    孝康帝的目光投向了顧明卿,他不能不承認的是眼前的女子的確是跟一般女子不一樣,她身上沒有穿著多么華麗富貴的衣裳,頭上也沒有戴多少的首飾。她就這樣靜靜站在那兒,不卑不亢,甚至被人潑上謀害龍胎的罪名,她也能泰然處之。

    別人遇到這樣的情況,怕是早就亂成一團了,可是顧明卿沒有,她居然還能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找到對她有利的證據,洗清身上的罪名,這的確難得。

    孝康帝很少會對一個女人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對先皇后,對寧康長公主,對只有這些人,曾經得到過孝康帝的另眼相待,如今又增了一個,眼前的顧明卿。

    孝康帝忽然起了嚇唬嚇唬顧明卿的心,“你倒是鎮定得很,難道不擔心朕一怒之下治你的罪?”

    顧明卿的臉上仍然沒有驚慌,“臣婦相信皇上是一個明君。是非曲直,皇上心里已然清楚。臣妾無須多言。”

    其實要顧明卿說,孝康帝除了在皇太孫的問題上太過心軟,其他時候真的不錯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換一個皇帝,很有可能在這情況下直接弄死顧明卿,管你無辜不無辜,連給你開口的會都不會有,更不會讓你有自證清白的會了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新快3和值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