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其他類型 > 臺城遺夢 >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章 白虎幡

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章 白虎幡

    滾滾黃土神天而起,揚入高空,那煙塵之勢輕而急躁,那灰土之速急而敏捷,久在邊關的

    蘭子義只看塵土便知來的是騎兵。隨著煙塵的不斷靠近,馬蹄聲也由小變大,漸漸逼近,

    當馬蹄聲聽得清楚時,來的隊伍也已經映入眼簾了。

    快速移動地隊伍用密集的鐵蹄踏破地面,鏟起塵土,戰馬疾馳掀起的風浪又把地上的塵土

    卷起化成沙潮滾滾向前,遠看過去這支隊伍活像是在大河里翻江倒海的蛟龍,京城門外的

    大路都完全不夠他們翻身。

    這堆沙土當中到底包裹著幾個人蘭子義著實看不清,只覺為首一人精甲耀眼,體態親切

    當是他爹蘭千陣無疑,等隊伍沖進東門前的直道里蘭子義才看清,在蘭千陣身旁還有兩騎

    騎如蘭千陣一般鐵甲罩身,手執長槊,另一騎薄甲護酮,在馬上擎著“蘭”字大旗,三

    人身后另有十騎人馬披堅執銳做近衛。不過在蘭子義看來他爹來的還是太匆忙,隊伍當中

    只有自己和衛士,一點輜重都沒有。

    蘭千陣遠遠的就看見了等后再城門洞里的蘭子義,他領著隊伍在快到城門時開始減速,最

    后穩穩的停在門前,蘭子義見馬停下立刻上前為蘭千陣梔住馬籠頭。馬上的蘭千陣抬腿翻

    過馬頸,從馬鞍一側滑下,他掀開臉上裹布走近蘭子義,同時摘下頭盔。蘭子義見父親走

    來便從一旁守軍手上接過早就準備好的茶水遞上。“

    蘭千陣接過茶連喝了四大碗,然后抬起胳膊揩掉額頭汗水。蘭千陣頭盔當中裹好的頭發己

    經油的發亮,而蘭千陣身上散發出的那服味道,那服汗臭混著鐵銹的刺鼻味道濃的讓蘭子

    義忍不住掩鼻。

    還好蘭子義不是傻子,他忍得住自己抬手的動作,他問蘭千陣道:

    “父親何故來的如此匆忙?”

    蘭干陣從懷里掏出手帕瘭擦臉,然后道:

    “朝廷八百里加急文書催我,讓我在中秋節前入京,我要想按時趕來只能一路急行軍

    不匆忙嗎?

    蘭子義又問:

    “可是父親,你身上這。味道,別說見皇上了,就是去見請位大人也甚是不禮啊。”

    蘭千陣道:

    “此非孺子所知!不要多言。”

    接著蘭千陣仔細端詳了自己兒子一遍,他問道:

    你腦門怎么了?你哥哥他們呢?

    蘭子義道:

    “辦砸了事,昨天遭了魚公公處置,哥哥他們傷著了,我今天就安排他們休息了

    蘭千陣聞言點點頭沒再多問,反倒是一一拐上前來的桃老幺發火道:

    “桃逐虎呢?他們仨怎么不來接將軍?”

    蘭子義這才發現,原來跟在蘭千陣身旁的那個薄甲蒼頭是桃老幺,另一個金甲戰士則是呼

    延浩。蘭千陣抬手止住桃老幺,沒讓說下去,他吩咐蘭子義道:

    “給你老幺叔和呼延叔遞茶.”

    蘭子義早在父親吩咐前便開始倒茶水,此時己經倒好了幾大碗,他先捧起茶碗來遞給呼延

    浩,呼延浩雙手接過道“有勞少爺!”,而后蘭子義又捧茶遞給桃老幺,桃老幺本要跪地接

    茶卻被蘭千陣架住,于是他也如呼延浩一般雙手接過茶碗道“少爺折煞老奴!”

    蘭子義聽到桃老幺自稱“老奴“眼前突然浮現出季探云的模樣,就在分神之際蘭子義的耳

    中突然劃過一道尖利的嗚叫,那服熟悉的頭痛感再次襲來,他扶住額頭幾近站不穩,蘭千

    陣扶著自己兒子肩膀道:

    子義,你怎么了?“

    蘭子義使勁擠壓這太陽穴穩住神態,他道:

    “隆公公來了

    蘭干陣聞言臉色都黑了,他轉頭看向爸城里的下一層城門,數十名身穿明黃馬甲的大內侍

    衛手持幡幢旗幟護衛著步輿從那幽邃的城門洞中宣泄而岀,在隊伍最前有一大力太監手持

    高幡開路,此幡比別的幡幢都要高大,其桿身所用之木乃業紅色實木,幡面的明黃錦繡

    上還紋著一直大大的白虎。此虎盤怒目圓睜,欲撲食卻未得時機,于是踞棰面正中幢做下

    山狀,戚武至極。

    隊伍進入甕城后展開停下,步輿門簾被隨行太監掀起,隆公公身著朱紅蟒袍扶著一旁太監

    的手款款下車,他走上前去,從大力太監手中接過幡幢,見隆公公接過幡,已經侯在甕堿

    中的文武官員便整齊的面向隆公公拱手,魚公公雖不情愿,但也只能勉強自己彎腰。

    那隆公公手持幅幢高聲宣道:

    “皇上手諭,宣我以白虎幡迎代公。“

    蘭千陣見隆公公來,鐵著臉用鼻子長出一口氣,蘭子義聽得清楚,他爹正在摩擦上下牙盤

    隆公公剛把話宣完蘭千陣便把鐵遞給蘭子義,自己大步流星向城內走去,在城門內外明

    暗的分界線前,蘭千陣停下了腳步,他又嘆一口氣,突然掀開鐵甲前擺,兩只腿齊刷刷的

    跪到地上。

    蘭干陣這一跪用力極猛,整個甕堿都在他膝蓋觸地的那一瞬間感到了震動,跟在蘭千陣身

    后的其他人跟著一道匆忙跪下。蘭千陣跪下后便對看白虎幡連扣三頭,接看他五體投地

    伏在地上膝行而前,爬到就城中央時蘭千陣停了下來,他還是保持著叩頭的樣子,只聽他

    高聲道

    蘭干陣邊將匹夫,怎敢勞白虎重幡出迎?吾聞白虎幅國之重器,唯監國宣命時可用

    做臣區區,何敢受此殊榮?臣不敢奉召!”

    公公聞言笑了笑,他舉著白虎幡走到蘭千陣跟前說道

    “代公一向謙退,今日得見方知此名不虛。代公快請起吧,以白虎幡迎你是皇上的意思,

    代公身為公群,又是北伐誅滅諾諾的首功之臣,皇上不得親來,差白虎幡來也是不得己而

    為之,這份榮耀代公當之無愧,公請起!“

    說著隆公公便將嚼幢交給一旁太監,自己親自彎腰扶著蘭千陣的臂彎將他扶起。

    雖然蘭千陣被隆公公扶起,但他還是拱手作揖將自己的埋在臂彎中,隆公公見狀道:

    代公為何不肯抬頭?“

    蘭千陣只是彎腰沒有回答。見此情況隆公公笑道:

    代公不敢抬頭莫不是還在糾結梨南之事

    蘭千陣聽到“梨南“二字虎軀一振,抱著的舉頭捏的更緊,隆公公則笑道

    “忠有大小之分,幸有大小之別,昔日梨南我為賊,今日京中我為臣,既為王臣則王命為

    天,為皇上盡忠才是體認天地之大忠大幸。我與代公同朝為官,我主內,公主外,我為文,

    公為武,內外表里,文武相合才是保社稷太平的根本,我終不會因私廢公,找代公尋私仇,

    代公放心就好。請抬頭吧。“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新快3和值技巧